解开心结

和过往相处

发布时间:2014-12-12 00:00;来源: 教育学院   浏览次数:

13应用心理学 贾软奇

        从我记事起,怕黑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不敢晚上一个人出去,也不敢一个人呆在什么地方,严重时甚至白天也不敢独处,总觉得有不好的东西在喃喃自语、准备把我带走。

       高中的一次,半夜从噩梦里惊醒,寝室同学都已经睡了,四周寂静无声。可越是安静,我越是害怕。梦里的画面不断在眼前浮现,闭眼不是,睁眼更不是。整个人深陷恐惧之中,身体很快被惊出的汗水打湿。我不敢发出声音,也不敢有任何动作,声音和动作会让他们发现并把我抓走。恐惧持续了很长时间,我迫切地恳求着时间能过的快点。整个人逐渐接近崩溃,万般无奈下我开始想办法结束这种恐惧。最后拼命鼓起勇气从床上爬起来,向寝室的另外一个男生求助。在我开口说话的一瞬间,那种恐惧很快消失了,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那次痛苦的经历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类似的事情之后也断续发生着。我很想有一段值得信赖的友谊,可以从中获得生活的支持。但造化弄人,我没什么朋友。每当和谁走得比较近的时候,我总能通过很多交往的细节发现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后来一天,我妈无意中和我提起了一段往事。在出生后的两个月的时间里,我被独自放置在一间屋子里,除了每天固定一次的喂奶,其余时间没有人照顾。当时听我妈讲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不自觉地哭了起来。

       而对黑暗的恐惧对我就像是生来如此,是不得不接受的事情。但在学习心理学的过程中,婴幼儿早期的很多理论都提到了依恋关系。当试着评价自己婴幼儿时期依恋关系的质量时,我对自己怕黑的问题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所谓依恋,是我们对生命中特殊的人所感受到的强烈的、充满感情的联系。依恋理论家认为,依恋关系的形成要经历一系列阶段,大部分阶段都出现在出生后的前12个月内。其中在0~3个月时,婴儿用吮吸、拱头、抓握、微笑、凝视、拥抱和视觉跟踪来维持与照顾者的亲密关系。从毕生发展的角度来看,在婴儿期形成的依恋质量影响着个体以后人际关系的形成。依恋的本质影响着对自我、他人的期望,也影响着人际关系的本质。

       在我0~3个月时,依据讲述,我得到的所有照顾只有每天一次的奶瓶喂奶。我和照顾者之间,仅仅停留在吮吸层面,抓握、微笑、凝视、拥抱等行为的缺失使得没有建立起应有的亲密关系,也对我依恋关系的形成立下了负性的基调。同时在这个阶段,婴儿还将从照顾人的行为中获得安全感,安全感也将伴人终生。安全感是主体对可能出现的、对身体或心理的危险的预感,以及个体在应对时的有力或无力感。同样地,由于缺乏照顾者,我通过哭声所发出的要求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对拥抱、抚摸等的情感性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在来到这个世界最初的两个月时间里,我像坠入了一个无尽的黑暗中。我要独自去面对所有这一切,没有支持、没有鼓励、没有帮助。所以当我再次处于黑暗的环境中,我就有想回到了那两个月的时间里。安全感的缺乏,在感知到潜在的危险后,自身无法提供足够的力量去应对。久而久之,对事情变得敏感起来,草木皆兵,不自觉地逃避危险。

       对于此,埃里克森认为,婴儿在第1年的心理冲突集中在信任对不信任。信任的婴儿预期世界是好的和令人满意的,因此对探险感到自信,并探索世界。不信任的婴儿不能依靠他人的善意和同情,因此婴儿从人们和周围的事情中退缩,以此来保护自己。依恋和安全感的双重匮乏,使得在解决信任和不信任这个心理冲突上单薄而无力。婴幼儿早期自身的无力感一直延续下来,没有得到满足的对他人的情感性需要也一直存在。前者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对他人的需求,使得自己畸形地想要完全依靠他人,忽视自己应起的作用。对此的过度重视和安全感的不完整,又导致了整个人异常敏感。在对信任所持的消极态度和敏感联合作用下,一方面强烈的渴望着坚不可摧的友谊,一方面压抑自己向任何人表达友善的冲动。只有在对方明确表示友好之后才允许自己向对方表达友善,并在交往中下意识地揣测对方行为的含义,一旦得出的分析倾向于消极,我会感到挫败并开始远离对方。其实对方行为中的消极含义,很大程度上是自己内心对外界的投射。我迫切地想要,又极度不信任,最终借助于投射来统一认知。越是苦闷,越是想要;越是想要,越是不能。如此恶性循环,根源还是在于早期低质量的依恋关系。

       早起的依恋关系已然无法重塑,试着和这些问题相处是自己能够去做的事。对自己进行重新认识,正视并接受这些问题及导致问题的原因。在人际交往中适度降低对他人的期望,使之回到一个合理的范围。用更加包容的心态面对自己、面对他人,相信自己、相信他人。在和外界的互动中,采取更加积极的态度,相应的互馈反应也会让自己感受到他人的善意和友好。在当前的依恋关系得到改善后,会更多从自身和外界获得安全感,更加信任自己和他人,整个人从而进入到良性循环中。

       在个体成长的过程中,会不可避免地受到伤害,这是我们的脆弱的地方。既然过去无法改变,那就试着去承受、去与之相处。当习惯了以后,不仅受到影响会小很多,甚至可以从中汲取到力量,这是我们强大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