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心结

浅谈“中二病”

发布时间:2014-12-12 00:00;来源: 教育学院   浏览次数:

2013级应用心理学系张瀚心

        “中二病”,作为一个产生并主要流传于网络上的非正式词语,也许不如“宅男”“腐女”等那样广为大众所用,但若是站在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它同样包含着一种当今社会的人们在一个特定的年龄阶段会表现出的心理状态。

       “中二”是日语中对“初中二年级”的称呼,事实上,其实它不限于初中二年级,我们说的一个“中二病患者”可能是一个初二生,同样也可能是一个高三生、一个小学生,甚至,个别已经走入社会参加了工作的人,都可能还未能完全脱离“中二病人群”的队伍。若要给出一个范围的话,在这里,我们把“中二病”最“高发”的时期,即13~17岁这个年龄阶段称为“中二期”。

       那么说了半天,到底什么是“中二病”,什么样的人才叫“中二病患者”呢?其实“中二病”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病”,它特指的是处在“中二期”的人们通常都或多或少会拥有的有些病态的自我意识。结合我个人的经历和接触过的“中二病”人群来说的话,“中二病”大致分为三类。

       一,“我是英雄”类。这类人通常会怀有一腔澎湃的热血,“我是这样的与众不同,怎么能只让我做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学学生呢?”“我拥有独一无二的才能,没人能比得上我!”“我是不会做错的,那些指责我的人要么是出于嫉妒,要么就是他们太愚蠢了。”等等,甚至会出现沉浸于自己的幻想中无法自拔、并把自己的这些念头固执地向他人进行灌输和强调的言行。举个例子说,她若是个动漫迷,那么她可能找来绷带蒙住自己的一只眼睛,然后煞有介事地对同桌说这是她“被封印的邪王真眼”;他若是个欧美大片迷,那么他可能趁着家里没人的时候手握着一把雨伞一遍又一遍地摆出电影中特工们帅气的打斗姿势,久而久之甚至会开始开口对家长和老师说“我明明是个做特工的料,你们给我做这种作业不觉得太耽误我了吗”之类让人哭笑不得的话。

       二,“愤世嫉俗”类。这类人通常会给人一种“对什么都不满意”、“对什么都瞧不上”的感觉,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说着像是“大人都是肮脏的,我讨厌这个充满了虚伪的世界”、“我没有错,是这个世界错了”、“我居然生在这样的时代,这样的国家,真是悲哀”一类的话,并且还真的因此对身边的一切采取蔑视和玩世不恭的态度,仿佛自己是个不被世俗所欣赏的天才,还常常在空间、人人一类的公众平台对生活中的种种大肆评点,而且这类信息还通常都是极不稳定的,要么一连好几条在短时间内连续发布,要么在第一条发布的几分钟后就被删除。

       三,“伤春悲秋”类。这类人通常会给人一种“现代林黛玉”的即视感,“呵呵,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爱我,我就是个多余的”、“所有人都是在利用我,都不是真正的需要我”等等,他们从路边枯萎的小花哀叹到某条内容略为负能量的新闻,乃至一次下雨没带伞都能扯出“我就这么淋到发烧算了,反正肯定不会有一个人突然带着雨伞和热食来接我的,我都懂的,毕竟我可是看遍了这世间的黑暗的人啊”这样的话来,仿佛自己是全球最不幸的人,即使ta依旧还只是个学生,生活衣食无忧,最大的实质性烦恼也不过是哪次考试考得不尽人意,ta也依旧会沉浸在自己给自己的悲剧色彩中,一副谁也救不了ta的“绝望”模样。

       不要觉得这很夸张很可笑,它也许就曾以类似的形式发生在你身边的人或是你自己身上过。

       这三种“症状”也许是独立存在的,还可能互相转换、互相重合,若是拿掉“中二病”这个严格地说并不正规的词语的话,它的总的释义应为“放大自我特殊性”和“过度夸大自身一些细微的内心感受”。在当今的青少年当中,可以说,绝大多数人都多少有着或有过“中二病”的症状。

       那么,“中二病”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为什么它会如此普遍地存在于当今社会呢?

       在当今社会,尤其是中国,大多数的人都是家里的独生子女。从小都是家人和亲戚朋友的关注中心,在家庭中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受到的照顾、表扬、批评等一切都是只落到一个人身上,会让人从小习惯自己是被关注的焦点,甚至在个别对儿女娇生惯养的家庭,青少年会形成“自我中心”的性格特点,他们会“自恋”,会“盲目”,看不到世界之大社会之复杂,以为自己所在的小小象牙塔就是全部的一切,在此过程中父母也是他们的“帮凶”,他们有意无意地向儿女灌输“你就是最重要的,你的利益谁也不能侵犯,谁也不能勉强你,谁也不能让你受委屈”这样的观念。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进入了中学,所处的不再是一种只要哭两声就能引得在场所有人围过来的环境,要学的科目越来越多,任何人都必然会遇到的挫折越来越多,人际关系越来越复杂,所谓的“小团体”开始出现,这其中难免会有受排挤、受忽视或是不再那么如鱼得水的个体,那么这时候,人们内心“我是中心”的观念就会受到冲击,继而,个别不能及时地接受、适应这个变化并作出相应的调整的个体就会感到难以接受,转以一种或激进或消极或偏激的方式——也就是我们所谓的“中二病”——来宣泄自己的情绪,以确保自己还有那种“我是中心”的感觉。

       若要从主观心理因素来说的话,在“中二病患者”中,“我是英雄”类的人偏向于“自我心理暗示”或者叫“自我欺骗”,“愤世嫉俗”类的人偏向于“反抗”(值得注意的是,“中二期”也与“叛逆期”相大致重合),“伤春悲秋”类的人偏向于“逃避”,即把矛头拼命对准外界以逃避自身的不如意与不足。另外,部分“我是英雄”类的人也可能是在逃避,只是前者是对外,后者是对内。

       再细化一点,从性格来说,“我是英雄”类的人偏向于“自我中心者”,“愤世嫉俗”类的人则可能有比较偏激的个性成分,也许是因为家庭的不和谐,也许是因为童年的“阴影”,而“伤春悲秋”类的人则很可能是自卑者,但无论哪一种,从这些“中二病”的“症状”中我们都能感受到一种对自己、对现状的不满,他们没能或没有去改变它们,他们只是通过“中二病”这样的表现方式转移自己和他人的目光,他们只是把自己置于自己的某些略为病态的自我意识之中,自我麻醉、自我沉浸,有严重者甚至还可能出现攻击性变强、叛逆心远远强于旁人,乃至做出自杀一类不理智举动的情况。

       除此之外,当今社会上流传的文化产品太过鱼龙混杂也是催化“中二病”的因素之一。青少年同时接受着来自各个方面各个领域的意识灌输,有欧美大片的“个人英雄主义”,有日本动漫的“我是这世界上的独一无二”观念,有二三流言情小说中的所谓“青春的忧伤”,乃至各种不良文化。处在三观、人格形成的关键阶段的青少年们,不是每一个都具备“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能力,再加上大众媒体和网络技术的高度发达大大拓展了青少年接受信息的渠道,他们就可能会迷茫,可能会混乱,乃至走入歧途。

       当然,我们也不能完全说“中二病”就是个贬义词,毕竟谁都会有年少轻狂,谁都会有“年轻不懂事”,有一句话说“人不中二枉少年”,我们暂不去讨论它的对错,但有一点是毋容置疑的,对于那些“中二病患者”们,我们可以进行适当的引导,让他们早点脱离“中二”的小世界,回到积极的、正能量的人生轨道上来。